笔趣阁 > 封神问道行 > 第485章 我警告你
  杨戬离地腾空驾驭遁光往西岐而去。

  飞了约三百里,他突然停下来,想了想道:“别躲了,出来吧!”

  话音落下,除了一阵微风拂过以外再没有任何动静。

  杨戬狐疑的看向四周,目中闪过一抹疑色。

  自刚才离开后,他就一直感觉到有人暗中跟着他,只是释放神觉以后没能找到。

  难道……自己的感觉出错了?

  想了想,他抬手放在额前,手掌外翻,做出了开天眼的动作。

  “行行行别用三只眼,我出来了。”

  凭空一闪,陆川出现在他不远处无语道:“有本事你别开天眼找到我,那样我敬你是条汉子。”

  “我的东西为什么不用?”杨戬说的理直气壮。

  又看向陆川,目光一闪道:“不过我没想到你也跟来了,怎么,想跟我在这里打一场?”

  陆川摆摆手:“打架就算了,我这人太懒,不愿意白费力气,现在只有一个问题问你。”

  杨戬道:“什么?”

  陆川神色一凝:“方才准提道人和普贤说了什么。”

  前面的还好说,后面的他就没有听到了。

  很明显,他已被准提发现了。

  不过还好准提没跑过来跟他说:道友好巧啊,又见面了,你根行深重,好像也和我们西方很有缘呢!

  只是原来普贤几人便是弃道入了佛,所以陆川很怀疑这次就是他们和西方搭上线的契机。

  别忘了,刚才见到准提时普贤根本不认识的,所以准提还自我介绍了一番。

  四个,不对,五个反骨仔啊。

  啧啧……

  不知到时候看到费心保下来的徒弟,反而背后插到背叛之时,他元始师祖什么表情呢!

  杨戬目光一动,摇摇头:“我没有听见。”

  这是实话,前面他还能听到,可是后来他也就听不到声音了。

  因此他从马元肚中出来后看向普贤真人时就有了些疑色,不过也不会想太多。

  杨戬还想说什么,就只见陆川摆手一笑:“没听见,那便算了。”

  他也没好心到提醒他们说,你们阐教要出叛徒了,要小心防备。

  通天、元始两人所创立教统的教义不同。

  阐、截两教相争,或许更可以看做是他们的教义之争。

  截教内有着许多的问题,这点不假,但他们阐教也并非是铁板一块,门下弟子忠心不渝。

  这次也该元始好好的不爽一下了。

  陆川施展火遁之法,化作一团火光离去。

  封神至此,他觉得这次回去以后或许该把他准备的名单上之人叫来了。

  通天现在和元始没闹掰,表面上还算和气。

  西方那里也就不好见缝插针了,但小动作肯定也是不小的。

  西方也有一块大陆,但仿佛一个独立在外的世界,世界中心便是须弥山。

  此时,须弥山顶金光普照。

  “道兄!”

  准提进入大殿,向着接引施了一礼后入座。

  接引道:“看道友神色,想来是这趟东行,有所收获了。”

  “那是自然,道兄,此番我去东方,与阐教内和我西方有缘之人的一位结识,有了交情。”

  准提笑着挥袖马元滚了出来:“这位便是我去西方渡化的第一位道友,马元,还不见过我西方接引掌教?”

  马元踉跄着稳住身形,看了眼两个道人,眼中渐渐露出凶光。

  他之前受制于肚子中的杨戬,无力反抗只能屈服。

  但他不是那种轻易屈服之人,此时脱了困,自然不怀好心。

  这两个西方的道人虽然装扮什么的古怪,但并不能感觉到强大的气息,反而和凡人差不多。

  “呵……”

  见到要发作的马元,准提与接引相视一眼之后轻声笑了起来。

  “两个恶道,还想要渡化我马元,也不瞧瞧道爷是那么好收服的人?”

  马元轰的一声气血爆发,背后一只血玉大手浮现,大笑着抓向准提:“渡化是不可能渡化的,我马元今日便……”

  准提微微一笑,对着落下的那只血玉大手,只是轻轻伸出食指,点出一指。

  然后,虚空像水面一般泛起了波纹,扩散之后一下就将马元禁锢动弹不得。

  那只大手也停留在半空。

  “道友今日便怎样?”准提笑着问道。

  “天……天尊?”

  一见准提出手时那如天威般的感觉,纵使凶残如马元此时也懵逼,接着要崩溃了。

  天尊?!

  这西方到底他娘的什么鬼地方,怎么也有天尊?

  “我马元今日便……皈依西方!”马元老实道。

  向天尊屈服,不丢人,他心中自我安慰。

  在天尊跟前莫说是他一介真仙,便是一个大罗金仙来了也不够看。

  准提抬手按在他的头上:“今日我便给道友摩顶受记,也好修我西方大法……”

  在须弥山上,隐隐也可见到一些西方的修行者。

  ……

  陆川返回殷商大营时,只见殷洪还在拿着阴阳镜晃啊晃,赤精子还在化身长虹快速躲避。

  “法宝的厉害啊……”

  陆川心中轻叹,这个世界法宝的力量太强了,就跟开了外挂一样。

  有的时候强大的先天灵宝都能越过境界间的鸿沟。

  比如萧升、曹宝,两个也不过合道境界。

  可是这俩人拿着落宝金钱就可落了赵公明的定海珠等宝物。

  只是陆大人总结出了耗蓝定律,这越厉害的法宝、道术,使用时对法力的消耗便越大。

  你要是实力太低,那便是有逆天法宝也没用,使用个两三次就能将你吸干了。

  到时候你连一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。

  故而,双方斗法,法宝一般会和打牌时的王炸一样,最后拿出来,一招定胜负。

  不过也有些人擅长先下手为强。

  比如广成子,意识极强,上来就祭法宝番天印,栽在他这一手上的人也不少。

  因此,这法宝也没有什么使用的先后之分,主要是看使用时机,能搞定对手才是关键。

  此刻在手持阴阳镜的殷洪前,太乙上仙的赤精子也像是老虎见了刺猬,无处下嘴。

  要没有几件法宝,他早就下去解决殷洪了。

  却在这时,一个手持拂尘的道人驾云而来,抬手抛出一道金光。

  来者正是文殊广法天尊。

  “师兄,接宝!”

  赤精子现身接过金光,落在手中原是一个卷轴。

  “广法天尊?”陆川目光一凝。

  此人的修为也和普贤一般,跌落在了合道境。

  只是他交给赤精子的那个卷轴让他瞳孔一缩,感觉到了不安。

  “师弟,这是?”赤精子看着手中的卷轴。

  “欲克阴阳镜,唯有太极图!”

  广法天尊朗声道:“殷洪乃封神榜上有名者,我已奉师命去了八景宫借来了大师伯太极图,好让师兄惩处此师门叛徒,清理门户,送他上榜。”

  “师父?”

  赤精子捧着太极图,神色复杂,看到下方发了狠用阴阳镜的殷洪,目光一凝。

  抬手一抛,卷轴打开大放光华,其内一黑一白两条阴阳鱼旋转,瞬息演化形成一方天地。

  殷洪‘唰’的一下就被收入太极图内世界,一座释放金光的金桥横跨延伸,从赤精子脚下到了殷洪跟前。

  “太极图?”陆川眼底闪过一抹震惊。

  这次他的确是惊到了。

  传说此宝有包罗万象之能,可分清理浊定地水火风,等级还在先天灵宝之上。

  这也是封神中最强大的至宝之一。

  太极生两仪,难怪说欲克阴阳镜唯有太极图。

  陆川盯着眼前的太极图世界,只觉得入眼一片混沌,什么也看不到。

  不过可以想来,连这太极图既然都到了,那殷洪必然大概率要去封神台占位子去了。

  他的落宝金钱可以落下先天灵宝,但这样的宝贝应该落不走吧?

  陆川目光闪动,当然,太极图这玩意儿太烫手,他也不敢落一下。

  赤精子提着仙剑一步跨上金桥,盯着殷洪,一步步走了过去。

  “别过来,别过来……”

  看到这一幕殷洪大叫,阴阳镜狂晃,白光激射。

  可是金桥上,赤精子有大桥释放的金光守护,白光还未靠近就已消散。

  看到阴阳镜没有用之后,殷洪惊慌失措,以水火锋斩出一道道水光剑气。

  可是依旧消散。

  赤精子走到了金桥顶上,居高临下,望着法宝失效以后慌了神的殷洪。

  赤精子一声长叹。

  殷洪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了下来,痛哭道:“师父饶命,弟子……知错了!”

  “晚了!”

  赤精子痛心疾首:“畜生,你听信奸人谗言,诛杀同门,罪无可赦,你为什么要听申公豹的话啊……”

  殷洪脸色惨白,可一听这个一愣:“什么申公豹,劝我下山助商的是我阐教五德师叔啊?!”

  赤精子绝望的闭上了眼。

  “事到如今你还不明白?哄骗你的五德便是申公豹啊……”

  提起申公豹,赤精子咬牙切齿。

  殷洪一下子愣住了。

  是啊,他为什么要听五德真人的话?

  他在商营中一直以不能帮外人夺取祖宗江山的理由来说服自己。

  可实际上,他是真的为了这个理由吗?

  “阿嚏……”

  一个骑虎道人打了个喷嚏,揉揉鼻子:“接下来往哪儿走呢?”

  赤精子缓缓提起了剑。

  可是望着眼前跪地痛哭流涕的殷洪,念及过去的师徒之情,心又不免软了下来,迟迟无法落下。

  “师兄,此等残杀同门,无视门规的畜生,你难道还要念私情庇护吗?”

  广法天尊大喝道:“快些动手,免得误了他上封神台的时辰,坏了子牙的封神大事。”

  长叹一声,左手掐诀朝天一指。

  一声雷响,一黑一白两道白光击中殷洪,让他身体化作了飞灰。

  只剩一道真灵飞出上了封神榜。

  外界,陆川只见光华一闪,阴阳鱼浮现飞入空中,化为太极图落在文殊广法天尊手中。

  而赤精子颤颤巍巍,伸出双手捡起了地上的一件紫绶仙衣,眼看就要老泪纵横了。

  “陆川,当初你们被逐出师门之时,师尊叫你们勿要再以阐教之人自居。”

  广法天尊看向陆川,怒视道:“没想到你们还敢以此身份,祸害我阐教门人……”

  陆川抬头道:“我警告你不要血口喷人。”

  (https://.biqugex./book_86493/452106341.html)

chaptererror;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.biqugex.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x.<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