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邪气森然 > 第690章 抢别人的老婆让别人没有老婆

第690章 抢别人的老婆让别人没有老婆

  这是一座远离奥斯汀城区外十公里的别墅,周边有国际标准的高尔夫球场。

  别墅并非独立,四周还有大约十几座差不了许多的别墅,这是一片高档的别墅群。其实美国的穷富阶层并不像中国人了解的差距那么小。有钱人越来越有钱,穷人越来越穷,这就是马太效应。

  一辆车子行驶在空旷的道路上,车子停在别墅群的外面,从车里走下一个男人。

  别墅与别墅之间相隔约五六百米,每一座别墅拥有私家花园与泳池,几乎就是一个小型的国度。

  男人是李逍遥,他终究忍不到明天,于是简单洗漱,借口出来逛逛,从酒店借了一辆车直接开来这里。为了不引起特斯拉与巴图的怀疑,他没有穿那件定做的大衣。

  每一栋别墅几乎都装有感应器,李逍遥慢悠悠的走向其中一栋别墅,这栋,便是弗特的所在。

  “咚咚咚!”

  “请进。”

  弗特轻轻推开门,露出壮硕的身躯,站在门外。王小柔未曾休息,身上还穿着普通的衣物。

  “出来陪我喝点酒吧?”弗特说道。

  王小柔表情平静地点了点头,起身向他走去。

  弗特身边没有什么能够谈得来的朋友,否则在他新婚前夜,怎么也会喊上几个好友,彻夜放纵一下。

  宽敞的有些过分的客厅,装修极为奢华,弗特这人没什么艺术细胞,装修风格也别想着会是雅致的,从里到位无一处不透着暴发户的糜醉感。

  弗特从酒柜取出一瓶拉图,拔开瓶塞,猩红酒液淌入水晶高脚杯,端起来送到王小柔面前。

  王小柔接过时说了一句:谢谢。

  弗特脸色不太好看,或许觉得即将成为夫妻,一声谢谢打破了这份亲昵。

  但他并未出言说什么,他也知,王小柔之所以嫁给他,不过是一场交易。感情可以婚后培养,只要结了婚,成为他的人,小细节上不必太过在意。

  弗特喝酒如牛饮,再好的酒水与器皿,落在他手中,也是逃不了庸俗。

  王小柔只是浅酌,酒类她不感兴趣,不论红酒、洋酒,即便这一杯价值万金,于她而言也不过是参杂了颜色的过期水。

  一瓶红酒,几乎全部落了弗特的肚子,别看他块头这么大,酒量却是真的不怎么样。

  借着酒劲,弗特靠近王小柔坐下,粗壮的胳膊绕过她的脖子搭在她肩膀上。

  王小柔眼眸斜瞥,未有动作,抬了抬杯底,饮了一小口红酒。

  弗特抵着头,眼睛落在她雪白粉嫩的脖颈上,眼中欲光微涨,手掌抓在她肩头,用力向怀中一带。

  王小柔没想到他会有如此行为,猝不及防,身子便是倒向他的怀中,一股混着烟酒的浓郁味道扑鼻而来。

  弗特一招得逞,顺势低头去吻,另一只手便老实不客气的摸向她的胸脯。

  王小柔心里顿时升起一丝无名之火,左手快若闪电的抵住他下颚,右手成掌刀刺向他左肋。

  弗特吃痛,身子顿时弓了起来,连连向后退开。

  “你做什么?”弗特手捂肋下,愤怒问道。

  王小柔撩起散落的长发夹于耳畔,淡淡道:“离我远一点。”

  弗特怒极反笑,道:“你是我的女人。”

  王小柔脸色更冷几分,道:“至少现在还不是。”

  弗特眼睛在她身上转了一圈,有些跃跃欲试的表情,王小柔似是漫不经心的从沙发上站起,道:“别挑战我的底线,否则我不介意婚前废了你。”

  弗特脸色一阵变幻,沉默了一阵,却是忽然发出阵阵笑声,笑的很猖狂。

  “srr,希望你能遵守你的承诺,今天我不碰你,但是明天之后,你如果还是这样,就别怪我了。”弗特丢下这句话,转身走向酒柜,随手拿出一瓶洋酒,向楼上走去,并不时有愤怒的骂声传下来。

  王小柔拉开推门,走到阳台,冷风吹拂下,平静的脸庞却是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了。磨练了十年的淡漠性子,此时也出现了剧烈波动。

  嫁给一个没有感情基础的男人,终究是不能真的淡然面对。

  忽地,王小柔抬起了头,似有所感的望向黑暗中的一处,脸上渐渐浮现一抹惊喜。

  楼上有一间书房,其实是没用的,装修出来,也只是为了满足虚荣心。

  此时的书房混乱不堪,书架裂了几排,各个领域的名书全部被砸落在地,洒满酒液。

  弗特站在房间里,有些气喘吁吁,面色狰狞,这一切便是他刚刚发泄之果。

  抹了一把脸,弗特随手丢掉还剩下三分之一的酒瓶,转身走出书房。

  下了楼来,目光四处扫一圈,却并未发现王小柔的身影。弗特余气未消,噔噔噔上楼去,站在王小柔的房前,砰砰砰大力砸门,却不见丝毫回应。

  弗特伸手拉动门把,一把推开。走进房间,弗特疑惑地发现,王小柔竟然不在。

  冲出房间,弗特又在洗手间与其它房间寻找,依旧未能寻到。他皱眉站在客厅,目光下意识的投向窗外。

  空旷的道路上,李逍遥与王小柔并肩而行,王小柔双手插在棉袄口袋里,身子单薄的让人心疼。

  李逍遥脱下大衣为她披上,王小柔没有拒绝。

  “斯塔夫告诉你的?”王小柔开了口。

  李逍遥嗯了一声,他也没有想到,今夜与王小柔的见面会如此轻松,道:“跟我走。”

  王小柔摇头,目光始终望着前方的黑暗。

  李逍遥有些生气,停下来,她却依旧再走。

  “你喜欢那个四肢发达的白痴吗?你爱他吗?”李逍遥看着她的背影,大声质问。

  王小柔也停下了脚步,道:“感情是可以培养的。”

  李逍遥无法让自己平静,他太在乎王小柔了,见不得她这样近乎自暴自弃的做法。

  “我不能走。”王小柔的声音很坚定,不容置疑。

  李逍遥走上去,双手抓住她的肩膀,直视她的眼睛,似是要看穿她的灵魂。

  “我不能看着你嫁给别的男人。”他的声音同样坚定,且充满霸道。

  王小柔忽然笑了,眼睛弯成了一轮月牙,道:“你能给我什么?名分?还是一个家?”

  面对她的问话,李逍遥忽然有些无言以对。

  王小柔拨开他的手掌,没有再说话,眼神很深很仔细的看着他的脸,似乎要将这张脸庞刻进心里。

  李逍遥低着头,眼神有些飘忽,王小柔慢慢地转过身,正要离开。李逍遥忽然抬起头,眼中的闪烁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倔强的坚持。

  “不许走。”李逍遥前了一步,扳过她的身体,强势到近乎粗暴的吻向她。

  王小柔没有挣扎抵抗,放由他这般占据自己。深吻令王小柔有些沉醉其中,心中繁杂的情绪这一刻统统涌出,眼角不禁湿润,她报复性的在李逍遥的舌头上咬了一下。

  李逍遥轻呼一声,终是与她分开。

  “我的生活,我会做主。”丢下这句近乎无情的话,似是向他宣告两人的感情已经彻底结束,手臂一扬,风衣被抛了出去,落在李逍遥面前的地上,王小柔的身影渐渐在眼前消失。

  这是第二次,李逍遥如此的悲伤,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,再一次从他体内被剥去,而他,弱小到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之力,只能眼睁睁看着随时牵扯他脆弱神经的女人从他生命中离去。

  弗特坐在沙发上,他几次忍不住想要出去寻找,却都忍住了。他直觉认为王小柔一定会回来。

  半个小时后,开门的声音响起,王小柔走了进来,还是那件普通的衣物。

  弗特只以为她是被自己先前的行为惹生气了,出去散散心。正待开口缓和与她之间的矛盾,却是看见她的嘴唇上,有一丝血迹,血迹一直延到唇下,此时已经干涸。

  弗特有些发愣,他实在是想不出,她的嘴巴上怎么会有血迹?

  “站住。”弗特叫住正要上楼的王小柔,她走进客厅,竟是直接无视他。

  王小柔收回将要踏下台阶的脚掌,回过头来神色淡漠的望着他。

  弗特几步上前,站在她的面前,双眼死死盯住她的嘴唇,的确是血迹,但她的嘴唇并未有伤口,也就是说,这血,不是她的。

  弗特怒意上涌,眼瞳收缩,浓眉倒竖,“贱人!”抬手一巴掌就朝着她的脸庞抽去。

  王小柔脚下快退,弗特这一巴掌顿时落了空。见她竟然躲开,弗特怒火愈加汹涌,再度一抬手,正要抽去时,王小柔身上陡然涌起了无限杀意。

  弗特被这股浓郁的杀气刺激的略微清醒一些,强忍着收回手掌,腮帮子颤抖,道:“你这个贱人,说,你刚刚去见了谁?”

  王小柔冷冷道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  弗特怒极而笑,指着她的嘴巴,道:“你当我是瞎子吗?你嘴巴上的鲜血,是哪个男人的?啊?”

  王小柔下意识的摸了摸嘴唇,这鲜血,自然是李逍遥的舌尖血,回忆起他身上那熟悉的令她感到舒适的味道,王小柔的眼神也在不经意间温柔了。

  弗特见她神态间的变化,更是愤怒,道:“你这个婊-子,荡妇!”

  王小柔露出一缕笑容,道:“你是你,我是我,现在的你我,没有任何关系,我做什么,与你无关。”

  因为极端的愤怒,弗特脸部肌肉不断颤抖,王小柔轻声道:“很愤怒?认为我背叛了你?呵呵,现在的你知道了我的真实性格,后悔还有机会,毕竟,明日才是婚礼。”

  弗特几乎是咬着牙道:“等你成为了我的女人,我会在床上狠狠地揉虐你。”

  “呵呵,娶了我,你的头顶注定一片草原。”王小柔声音听不出悲喜,以这种方式反唇相讥,偏偏这句话对弗特的杀伤力巨大。

  “草!”弗特手臂青筋暴起,拳头在扶梯上捶下。

  李逍遥的出现,注定使王小柔心中难以平静。而对李逍遥,与王小柔的一番算不上交谈的谈话,让他对自己的选择与决定产生了迷惘。

  最可怜的大约就是弗特了,这个明日便将成为新郎官的男人,有权有势有钱,偏偏没有办法让将成为他的新娘的女人,对他产生好感。

  一想到王小柔刚刚说的话,弗特便一阵气节,他的大脑不受控制的联想,联想婚后王小柔不守妇道,四处与男人勾搭。难道自己要二十四小时守着她不成?

  这一夜,三人都失眠了。

  李逍遥想了一夜,最终在东边浮起一抹鱼肚白时,他缓缓站起身,张开双手伸展身体。

  特斯拉起身从房间出来,看见站在客厅落地窗前长大双臂面对窗外的李逍遥,揉揉眼睛,问道:“这么一大早上的,你干嘛?要强-奸地球?”

  李逍遥嘿嘿一笑,转身骂道:“强你妹。”打了个哈欠,“老子要补觉,养足精神去抢老婆。”

  特斯拉站在厕所门口,眼睛随着李逍遥一直转动,直到他走进房间,传来砰的一声响,才反应过来,骂了一句:“神经病,明明是抢别人的老婆。”

  弗特与王小柔的婚礼在下午两点举行,地点是奥斯汀的喜来登酒店。

  因为弗特无信仰,所以并没有选择在教堂举行,甚至于连牧师都没有请,只请了当地一个挺有名气的电视主持人来主持婚礼。

  李逍遥想了一夜,不是没有收获,他的收获就是,想什么做什么,抢别人的老婆,让别人没有老婆。

  十二点半,李逍遥被特斯拉特殊的叫人方式砸门,喊醒了。

  一番洗漱,穿上特比定做的大衣,将小型军火库往身上添,又仔细检查了一遍枪支没有问题,大衣扣子一扣,拿起一顶具有八十年代上海滩气质的帽子与围巾,踩着黑色的皮鞋,走出了总统套房。

  李逍遥独自一人开车前往喜来登酒店,特斯拉与巴图分别开着两辆车,吊在后面约五百米跟上。

  忽然,巴图的手机在震动,看也不看便接听贴在耳朵上。

  “喂,哪位?”

  “黑星。”

  巴图愕然,旋即哈哈笑道:“洛莉了?你们俩玩的还开心吧?”

  黑星打断他:“少废话,我就在你们后面。”

  巴图果然就不说话了,黑星道:“这是最后一次,再有下次,友尽!”

  今天一更四千字,有同学来,要去和老同学聚聚,明天加更。

  (https://.biqugex./book_20375/8921167.html)

chaptererror;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.biqugex.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x.<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